@ fnii.cn

登录邮箱

孙剑勇 核心芯片助力未来网络

发表日期:2014年05月17日      共浏览 1358 次      编辑:


谢谢王老师,很荣幸今天能够在这边介绍一下我们对未来网络SDN的认识。我们公司可能大家不太了解,我们公司是一家做芯片的公司,在中国可能也比较少见,2005年成立,一直在做交换的核心芯片,交换的核心芯片,主要竞争对手就是博通,他占了90%市场份额,绝对的行业老大,究竟是很难的,这个过程当中慢慢摸索当中,怎么做一些差异化,在这个过程当中做一些定制化的设备,为特定的行业做一些定制化设备。我们主要是关心核心芯片和定制化的系统方案里面,SDN这个领域里面我们也是没办法,2010年就开始关注这个市场,做的比较早一点,我们在SDN里面有两个值得一提的,2013年的SDN  Idol大奖是我们得的,还有一个最早成立的时候是12家,大家也可以看到其他很多都是家家伙,我们国内华为和盛科当时都进去了,也算是一种蛮荣幸的事情,参与一些标准制定的工作。

很荣幸,生在一个比较幸运的时代。五年前大家都在谈MPOS,MPOS里面再加点什么功能,现在我们看到了很多这种,其实好多我都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是总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时代,可以想象一下。现在这个时代,我们作为一个计算的资源,作为一个IT的资源,不再是一个IT的个体,是一个全球的数据中心,就可以堪称是一个很大的计算机,在这个前提条件之下,我们原来很多不可以想象的事情,其实都可以在这儿发生,所以这是一个蛮幸运的时代。网络是关键,毕竟网络是把所有这些内容能够交流沟通,能够联系起来的一个东西。我从刘院士的PPT里面偷了一张图过来,现在网络结构,从我个人理解来讲的七,任何一个技术的发展,都是带着一些人文的社会的意义,如果您去看网络这么多年的发生的情况,其实他是带着非常美国式文化的发展,他强调的是聪明的个体,我这个个体是非常聪明的,我可以做很多事情,对于不同的事情我都可以适应,做不同的事情。怎么样把这些个体连起来呢?他强调的是一个规范的法律,在这个基础上我通过各种协议,通过游戏的规则,怎么样把这些聪明的个体联合起来。我想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其实几年以前大家开始意识到的事情是,我们的需求越来越多,需求越来越多的前提条件之下,这个法律也越来越多,协议站也越来越多,聪明的个体发现越来越多的事情他扛不住了,怎么办呢?我们需要的需求,我们需要的网络,有很多的,每一个需求都有不同的特点在里头。

谈到SDN,其实我觉得SDN,或者你如果以人文的角度分析的话,蛮像我们的民主集中制的,我这里面没有放一个词,大家有时候谈SDN,很多人都愿意讲说SDN是降成本,民主集中制成本并不一定低,但是它的效率,执行力,灵活性一定是高的,因为他把所有信息收集起来以后,集中决策,只要这个集中决策想做的事情,效率、执行力、灵活性一定是高的。我认为这是可能我们SDN其实在整个技术演进过程当中的一个核心的理念。从而导致了一个产业链的变革,从原来以厂商为中心垂直的分割,我从思科,我从芯片开始一直到设备,一直到解决方案,而且他推给用户的需求,不管用户什么样的需求,他都告诉你,我有这样一套解决方案,你想办法在这套解决方案的基础上去满足你的应用,现在因为这样的这种演进的过程,民主集中制每一个层次的人做他自己的事情,底层的工人,当然这个话讲的可能不一定那么好听,底层工人就做好你该做的事情,每一个层次就做好每一个层次的事情。是横向的分割,从芯片一直到硬件,一直到OS,这里头还带着一个垂直分割的概念,这个垂直分割的概念,其实是不同的应用,电信可能有电信的应用,中央电视台有中央电视台的应用,云平台有云平台的应用,是一个水平分割,但是为应用为核心横向分割的,垂直分割的这样一种演进的思路。

刚才说了这么多大面上的东西,作为一个芯片厂商,我们也是作为一个,或者一个新兴的芯片厂商,其实我们是很希望能够看到这种变化。我经常碰到这个问题,很多人问我,有没有SDN专用的芯片,我就分享一下这个方面我们的看法。当时加入CAP的时候还蛮有意思,这是当时OMF董事会定的一个标准,你们成立了,你能不能给我提出来,你的芯片以后为SDN应该做什么样的事情,最后过了几个月,三四个月,大家发现没有,这个里头这个词给拿掉了。其实最后想跟OMF董事会讲的第一个问题,是除了第一个报告,什么意思呢?作为一个SDN的专用芯片,我们做一个芯片一般要两年的时间,可能2000万美元的投资。两年的时间,2000万美元的投资,对你一个不确定的应用,谁会愿意去做这个事情。好,这里头大家就开始,因为CAP里面有不同的人,有好几派的人。其实我们也是同样的当时刚刚开始来看这个的时候,其实也是同样的疑惑。作为一个芯片厂商,我该做什么样的东西,经过两三年的认知,下面这是我们盛科公司自己的想法,我不敢讲这是业界对的事情,但是我认为这是我们处在环境里面这样芯片演进是一种对的思路。首先我们认为SDN的芯片是一个变革不是一个革命,这里面有很重要的一点,其实我想讲的是,我们一直在谈SDN,大家都在谈基础的设施,你的芯片,你的盒子到底可以支持什么东西,我经常告诉我的客户,我说芯片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应用,你应用想要什么样的东西,其实现在芯片的功能,足够支撑你的应用,甚至于可能远远超出你应用想要的东西。特别是在转发的层面上确实是这样子的,我在这里边讲变革,变革是没有东西可以去做,还有很多东西可以去做的,转发的灵活性。我们在SDN芯片演进,我们认为SDN芯片演进很重要的一点,其实是一个硬件感知,这一个上面的演进是我们关注的重点。我今天看到刘院士刚刚那个演示,其实硬件感知非常重要,因为有了感知,中间控制的软件,才能够很好把它想要做的事情执行下去。所以我们现在从盛科角度上来讲,我们定义SDN的芯片,首先从专发层面上,其实是已有芯片上做一些优化,能够做的更灵活一点。但是加强整个感知的能力,在这个基础上然后更好的把SDN市场给撑起来。

我们也做一些设备,为什么做一些白牌的设备,很多人都在讲以后做设备可能连华为都不要了,软件是另外一个地方,另外一帮人做的,完全是像PC的产业链的模式,英特尔做芯片,联想就做做生产,有人做软件。也一直在看设备的市场,以后是一个白牌设备的市场还是品牌专用的市场,我的成本能够降的更低。这里边,因为我们自己也做一些定制的事情,经过这几年的摸索,我们认为从设备这个角度上来讲,其实最重要的并不是说你的白牌设备还是品牌,两个,一个是接口标准化,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反而是应用为王,面向应用的深度定制化。举了一个例子,是我们当时用自己的设备为云平台做了一些深度定制的事情,把原来一些功能移到硬件里头,这样的话来做硬件的加速,但是同时他又能够在支撑原有的整个这套运营的环境。最重要的两点,第一点尽量能够标准化,为在这个基础上在为一个应用做深度的定制,这也是我们现在着重在做的,也是想做的一件事情。

今天看了很多学校的老师,我本来想把这个讲一下的,有时候也会碰到学校老师聊天,很多学校老师都说,哎呦我们想做一点,整个SDN的研究,怎么样把这个SDN的整套建起来,其实我反而建议的SDN可做的事情很多,我会建议的是,我们去做做测试的工具性的,能够去做这些感知功能的怎么样能够很好对网络有所感知的,这样的一些事情,然后我们怎么样能够,每次碰到有些老师来聊时候说,我说你要做一个平台没关系,我们设备可以来配合你做这个平台,你的应用是什么,现在在应用这个基础上,我们怎么样来做这个事情。而且我也希望这个学校里头,我们多数一些课程,特别是对开放型的课程,现在我们有很多很多,ODL也是,我们企业招人很希望有这样的人才,我们希望老师可以把这个消息带回去。

这是我2013年写的一个东西,开玩笑说SDN很多人都说这里面有什么样的名字,我蛮喜欢这个定义的,就好象看一个女朋友一样的,2013年是一个照片,2014年可能犹抱琵琶半遮面,你还看不到,确实我们看到了有很多,包括从盛科角度上来讲,因为我们带做一些白牌的设计,做一些深度定制化的设备,我们看到是小型化的试点,希望2015年成为一个现实。

最后把堂吉诃德的话放在这儿,任何一件事情,一个国家,一个技术,都需要一大帮人能够有这种堂吉诃德的精神,自欺欺人也好,不服输也好,能挑战一个别人认为不可能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