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nii.cn

登录邮箱

张智江:SDN对通信网络及产业影响的研究

发表日期:2014年06月04日      共浏览 1626 次      编辑:

尊敬的刘院士、丁院士、邬院士,非常高兴和大家一起交流。我今天汇报的题目是SDN的想法和思考。总共准备了四个部分,前三部分前面的专家讲了很多讲的很好,后面的专家也会讲,我前三部分就简单的过,重点讲一下中国联通在SDN方面的一些探索和积累。整体来说运营商随着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大发展面临着很多的困难和挑战。总结起来应该是这么几句话,第一句是提速不提价,4M变8M,8M变10M,10M变20M基本上不提价。第二句话增量不增收,我们每年数据量都在翻番,目前为止的话,光中国联通2亿6千万用户,网上流量每天超过900T,但是增量不增收。第三句话,没有发现,或者至少目前没有真正看到新的业务增长的蓝海。因此运营商要继续生存和发展,需要新的网络架构,这个网络架构从运营商来看已经具备这么几个特点,第一个集约,第二个特点高效,第三个特点低成本,第四个特点安全,第五个特点快速开发和部署新业务。所以说我把前面三部分就用这两句话总结一下。中国联通对网络的研究和探索,在我们之前我们的刘院士领导下,至少在我们几个运营商一直走到前沿,不是说我们就想那么超前,对业界有能力做贡献,当时都是被逼的,我们从成立技术落后没有网络,刘院士带领我们创新搞的统一平台。后来我们又上了移动,又上了CDMA,又不是主流。你又得有竞争力,因此又得创新,我们整体来说中国联通在网络探索上,因为你后人一步就必须网络先进,因此一直在网络方面是有探索。具体到SDN,我想整体来看,从这几年网络发展的历程来看,基本上这些思路和过去从ISDN、软交换、IMS来看,整体来看,我觉得还是一脉相承的。具体来说,就是要实现底层的几个分离。控制和承载分离,这在软交换就实现了,业务和控制分离,IMS实现了。尽管这些都实现了,但是实际上网络的结构仍然很复杂。我们不管传输层、交换层,数据层、电话层,非常非常多的网络,非常多的设备。这样的话就导致了我们三家情况差不多,可能中国移动好一点。使得网络的种类多,大大小小网络超过100种,设备的种类多,那就好几百上千中,结构复杂,不仅我们骨干层,我们的接入层就更复杂,导致整体来说,我们不能适应移动互联网的大发展,也不能适应来自OTT以及各方面竞争的压力,因此必须探索。具体探索,作为运营商来讲,特别是我当了十几年的技术总经理和研究院院长,两年前又转到网络建设部总经理,深深的体会具体干的时候和研究的时候还是有差异的。希望网络又简单又快又省钱又好用,又能够快速应用,但是又要它稳定可靠,还要选最稳定最成熟的,实际上很多时候是相悖的。我们在SDN方面,除了整体网络架构上研究,整体设备商的研究,协议上的研究,应用开发商研究以外,具体在这几个方面还做了具体的事。第一个,就是我们借助SDN技术,我们在云计算方面实质性的走了一步,具体来怎么说呢,我们过去中国联通大大小小的系统,每年的投资接近100亿,在这100亿当中大部分的投资是服务器和存储设备,借助于SDN的技术,去年开始,我们把所有平台,储存类的总部管的全国集中,这个集中以后利用云计算技术,利用虚拟化技术,使得我们在储存这一块的冗余,储存这一块的重复减少了。这一块可能减少了数10亿的投资。这一块应该说据我了解可能赵院长中国电信比我们早一点,他们前年就开始了。在SDN虚拟化集中分布技术,在储存和服务器,我们现在基本上典型的只要总部管的,包括集团客户业务,和我们自己业务,只要在总部管的能够统一控制我们就统一控制了,这样有着很大的集约。


第二方面的探索就是大数据和智能管道的结合,我们做了两方面的工作,在管道方面,在PCC,也就是说在PCRF和PCEF方面,策略的控制和策略实施方面,我们去年做了5个省的试点,今年可能会铺开。使得我们过去网络设备具有什么功能提供什么业务以外,我们可以在就像刚才刘院士讲的,有一部分可以自定义的业务,在我们的智能管道上能够实现了。今年我们就已经做了市场部、产品创新部、集团客户部、业务需求汇总之后呢,我们有17类业务最后确定了11类先做,这11类业务什么特征呢?就是我们过去的业务我们的经费两种模式,要么按时常,要么要流量。第一步11种业务是我们可以按内容,可以按时段,可以按区域,还可以按业务的种类,我们跟有的公司联合,放这一类的视频我们的定价和资费就不一样,这些个性化有特色的业务的开放和业务的实现需要靠我们这些通过控制和承载分离的来实现。第二部分就是DPA,现在运营商比较难做的,一部分就是没有新业务,按照过去的3GPP和网络架构上来找的话很难找,找了几十年了,除了打电话发短消息以外,这两个基本业务看来应该说是杀手级以外,其他没有看到哪个业务在传统网络上是杀手级的。大家一致认为今天大数据会让大家看到曙光会有希望。我们在这一方面也做了探索,我们在这方面应该说整体来说,我们在几个方面也是走的比较前面,第一个我们把全国的数据,我们做了集中。我们还克服了很多困难,一个是刚才说的数据量大,一天就900个T,按照当时的价格1天一个亿是不可能的,第二个困难,即使你有钱,你走起来没法用,检索不能很高效,我们做了大量的研究和开发,使得第一个能够低成本存储,第二个数据的检索和分析从5个小时消解到5秒以内,基本上可以用了。这个基础上我们做了几个比较有意义大数据运行基本的尝试,第一个大家只要是中国联通都可以感受到的,你只要是186用户,在我们手机营业厅进去,全世界到目前为止唯一的一个运营商能够查互联网上网详单的,上网记录查询里面,可以查每一天每一个小时,不仅可以看你流量用了多少,还可以查你100M、200M用了啥。大家上网可以明明白白消费了,昨天60M,别的运营商都提供不了60M干了啥,我们可以查,上网发了邮件,看了视频去了哪儿都知道。

第二个,使得我们整体把互联网的虚拟世界给我们真正网络的现实世界,通过大数据的分析能够有效的结合。第一个为打击犯罪和恐怖分子提供安全地址溯源和手机号码的提取,国家互联网中心从去年投入使用以后,基本上70、80%的溯源是利用我们这个做的。第二个应用就是个性化、智能化营销,比如说每天,假如我新浪网100万用户上网,但是从新浪角度看,他并不知道这100万用户是谁,这100万用户的喜好是什么,但是我知道。我可以在保密的情况下告诉这100万用户当中有20万喜欢足球,还有10万喜欢音乐,还有10万喜欢服装,这样他就可以使我们整体的营销做的个性化。整个中国联通的新业务,我们自从有了这个个性化的服务之后,我们可能1年的收入超过前几年收入的总和。

另外,我们最近在探索,在刘院士的指导下,特别是在前10年、12年做技术总经理和研究院长期间也做了一些探索,也提出了核心网络,分层次的架构分别在不同的国际组织也提出来了。包括各个层次的怎么来聚合,怎么能够把他变成类似于像现在软件能够定义,能够个性化,有相应的文稿,这是在每个层次都提出了相应的建议。同时我们在不同的国际组织,我们对未来网络架构,特别是软件定义的架构,我们也提了好多提案,我们还对虚拟化的家庭网关,我们移动网的回传,用SDN传输做了IT化的改造。总体来说,中国联通在大背景下在SDN方面也做了一些探索和尝试,但是这远远不够,比如说刚才刘院士讲的还是有一些差距,我想运营商,本身我们也需要一些新的架构,同时新的架构也能够给未来运营商提供更多更好更宽,在运营和业务方面的基础和新的网络架构,我们也愿意和业界一道对未来SDN的发展做出一份自己的努力,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