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nii.cn

登录邮箱

陈晓辉 更简单,更智能 — SDN改变网络

发表日期:2014年12月09日      共浏览 950 次      编辑:

这样子的场合我虽然不算身经百战,但是去过很多次,台下的人很多但不是我参加最多的一次,为什么很紧张呢?我昨天来到这个会以后,我发现我对自己的定位不是太清楚,这个论坛要讲两方面的主题,第一部分是未来网络,第二方面才是SDN,和我以前参加的大会不太一样,我们在那个里面讲SDN是光网络的一个技术分支去讲SDN的应用和技术发展,但是今天呢,我们其实是把SDN未来网络放在一起讲。包括中午跟朋友一起吃饭的时候,说这个会有点像大杂烩,有芯片,有设备商,有研究机构,还有高校的同学老师教授,还有很多做IT的同仁,还有很多创业机构的,新创业厂商的领导和专家,这样子会导致一个什么问题,大家都知道烽火通信是一个比较传统的主业是放在广域网,特别是光网络领域的设备制造商,可能会导致很多想讲的内容放在其他的领域,或者其他的不同专家的眼里看不一定是很准确,甚至是错误。我在这里要做一个澄清,我今天汇报主要是集中在广域网,特别是光网络这一部分。今天会议是关于未来网络和SDN,我想我也不能光做广告说产品,我可能还得谈一谈关于未来网络和产业相关的想法,也是希望大家能够听到一些比较新的。

今天我主要简单的内容就是关于烽火通信对未来网络SDN初步的想法,和我们目前已经做的尝试。

首先我们来看,我们为什么要研究SDN,我发现参加这样的论坛有一个好处,平时我们都非常忙,都是在做产品,做解决方案,但是到了论坛的时候,总有半天到一天的时间,好好来沉淀一下,想一些平时没有机会想的事情,这两天我就在想,为什么我们研究SDN,其实每个人着眼的地方是都不一样的,我觉得研究SDN主要有三大类的人,第一是研究者,高校科研机构,包括运营商的研究机构,他们的任务就是要完成技术创新的任务,这一类的研究者,我觉得他们非常重要是不能放或任何的创新点,哪怕这个创新点今后被证明是没有价值的,我觉得他们也要积极的把新技术引进来。所以我觉得SDN最开始能够这么火,最开始能从高校一直走到我们产业当中来,我觉得研究者的贡献是功不可没。第二类人,我认为是网络的运营者,这些人包含了运营商的比如说网络部门,他们的计划部门,他们的运维部门,还有包括了我们的设备商当中很多和他们一起工作的这些人,这些人为什么要研究SDN,要研究用SDN手段解决什么样的问题。第三类人我就觉得是产业当中其他一些看方向的人,这些人也包含了前面的研究学者,也包含了运营商里的专家,也包含设备商。他们这儿人研究SDN,其实是在研究产业如何去电信化。去电信化,我的理解是两方面的内容,第一方面是要改变我们电信体制封闭的制造、采购和商业模式。大家知道以前的电信网络非常的垂直、封闭,这个部分该你做,可能永远就是你这么几家做,别人想和你合作提供综合的解决方案是非常困难的。另外去电信化还有一个意思就是要引入互联网的思维。昨天也有专家提了一点,他认为我们做SDN不是为了引入什么新的技术,而是为了把IT思想引入到CT领域,来做综合ICT的解决方案,这句话说的非常有道理,我后来看到别人讲了这个话我又删掉了。正好是这三类的人研究SDN,推动了SDN往前发展,使得SDN有了不断往前推进有分阶段的精力。

这个论坛是关于未来网络和SDN我谈一谈我自己对未来网络的思考,什么是未来网络,在会议的第一天和今天也有很多专家提到了对于未来网络的思索。昨天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有一位院士专门从安全的角度谈了什么是未来网络,实际上我相信对于未来网络的定义,特征的理解,100个人可能会谈100种不同的理解,但是我想从我个人精力来看,我认为什么是未来网络,我认为未来网络具备两个基本特征,第一个基本特征就是灵活可变的行为控制,包括我们昨天有专家提出来在安全领域举了很多例子,当出现这样问题的时候,我们通过未来网络怎么解决,出现那样问题的时候我们怎么解决,我们为什么研究未来网络,我们研究未来网络是因为我们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如果我们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实际上已经没有研究的价值,我们就解决问题。我们未来网络就是要去解决未来可能会出现的,但是我们又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问题,但是我们又希望可以去解决,所以对我们未来网络提出一个要求是灵活可变的行控制,也就是说虽然现在的网络可能只需要这样的一些行为的集合。但是未来的网络他可能需要别的行为。比如说我们在未可能我们不再是两层,可能是三层、四层甚至是五层在某种场景下需要。这个时候如果我们整个网络都要重新构建是不可能能够愿意付出这么样的代价,实际上这样的例子可以举出非常多,甚至到线网上,正在部署的,我们的客户不断给我们提新需求,这是我们可能没有想到的,你竟然还会有这样的需求。我想未来网络第一个特征一定要是灵活可变的行为控制。

我认为未来网络第二大特征就是按需使用的资源配置,就是说我们能够把资源放到他需要的位置去,同时我们只为自己用过的资源去买单,我们经常谈到未来网络的时候会和云计算扯上关系,云计算就是资源集中配置的一种方式,让客户只为自己使用的服务买单,未来的网络也应该具备这样的特征,SDN是怎么和未来网络扯上关系的呢?SDN两个特征非常清楚,一个是集中控制,一个是开放能力,通过集中控制有一个集中的大闹,定义网络的行为。另外当我们开放了能力以后,就可以让网络做到互联网化,去电信,让它的能力,让它的服务能够快速的响应,这实际上在我们线网部署案例当中都有非常多的体现。这两天我也考虑过了,从参与SDN的技术跟踪以及到产品规划,一直到线网部署这么多工作以来,我觉得在我从事的小小的领域,我觉得SDN发展有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就叫做研究协议和寻找场景。为什么这么说呢?第一个阶段,比如说我们在2011年甚至更早以前的时候,我举一个例子,在2011年的时候,烽火通信承办了一次CSSA的一个头脑风暴,主题就是SDN。当时那个阶段,我们是怎么研究SDN呢?大家花了很多篇幅去介绍,什么是openflow,我们把谷歌唯一成功商业案例拿来做分析,大家就开始来讨论,我们把openflow用到什么地方去,这在我从事SDN做的事,我的理解,实际上就把SDN和openflow划了等号。第二个阶段,在很多细分的领域,比如光网络,openflow标准化或者其他组的标准化进程,实际上跟不上我们客户对SDN应用的需求,他们就希望去部署,这个时候我们是通过SDN的手段,而不是SDN的协议去解决单场景的问题,这些问题很多我稍候有一个更详细的介绍。在这个阶段下面,我们就已经开始摆脱了具体协议的束缚,我们不再坐着等说,比如说在二层交换机的领域openflow能做什么,我们已经摆脱这个束缚,我们开始更注重SDN的价值和架构,而不是具体的某一种协议。目前我们做的最多是在这个阶段,阶段一的事情我们仍然在做,对光网络上对openflow需求上带入到ONF去。我们也在共同推动光网络SDN应用场景的白皮书,以及希望加入光网络的特性,我们更多工作集中在第二阶段。第三阶段是烽火包括很多的牌子上很多公司都在做的事情。硬件通用化和业务自动化,什么叫硬件通用化呢?我在这里做一个澄清,并不是说我们从NFV那条线上走出来说,比如说我们基于X86的架构,跑一些类似像防火墙或者移动核心网的软件去构建通用硬件的设备。而我想说的是从SDN这条线继续往下走下去,我们也有硬件通用化的需求,就有国内和国外运营商提出来,你们能不能,既然你们什么产品都有,你们都能够支持软件定义,我现在想要一个什么东西呢?我现在就想要一个框子,可以插上各种各样的网卡,通过你们的软件可以配成不同的设备形态。并且我是希望这些设备是供电源供风扇,供管理的软件。但是目前条件下光网络实际上不可能一蹴而就基于X86的基础完成所有的硬件功能。光网络里面有很多超长距的要求,在这个领域暂时不可能通过硬件完成我们硬件平台的研发。这个时候我们是希望通过SDN这条线走下去。第二部分在SDN第三个阶段,要做的就是业务自动化,什么叫业务的自动化,业务的自动化可能才是我们SDN的终极目标,我们现在做的都是想解决问题,我们想解决快速业务发放,我们想解决简单的网络配置。我们想面对一些问题的需求,但是实际上真正我们要去电信化,就必须要做到业务自动化,什么叫业务自动化?就是真正有业务的使用方,通过没有人工的干预的情况下来去调用网络资源,做到真正的网络及服务叫NNNS,这么一个功能。我们现在做的场景就已经开始在往这方面演进,我相信这是我们很多友商做的事情,也呼吁大家往这方面推进。

SDN非常忙,最开始我们和客户去谈SDN的时候,我经常就会有一个表情,客户说了一个需求以后我就会说啊,这个也要通过SDN解决吗?他说是,我们就关注这个,现在我们课题就是SDN,我们希望解决这个问题,后来事情听的很多了以后,我就不会下意识的就是说对客户质疑。后来我就明白了一点,SDN是一种力量,不是说需要通过什么样的协议解决什么样的问题就叫SDN,我觉得SDN到了一个需要重新定义的时刻。我认为所谓SDN软件定义是一个手段,最终要实现是什么呢?是服务定义或者业务定义,实际上这个S可以叫做服务。应该是说由真正的业务,或者由真正的应用去定义的网络,而不是说软件化是它的一个手段,而不是它的目的,不是说为了做软件定义而做软件定义,而是最后为了实现业务自动化和快速响应需求,而实现业务定义网络,我来看在今年出了一个报告,是对很多的运营商做了一个调查,这个调查就是说问一下用户,你为什么要用SDN技术,大家看一下,这个里面有很多的内容。占据需求前几位包含了快速的业务上市,自动的业务发放,还有业务的自动化,这个正好是我刚才都已经提到过的。另外一部分包含了多层的网络协同,是吧?比如说IP的SDN化,还包含了端到端流量的控制。其实排在最后面的才是降成本,这一点作为我们设备制造商其实是很认同的,我们愿意通过SDN的方式降成本。但是我们不愿意我们的客户就认为他有了SDN就能把成本降成什么样子,这个道理大家都是懂的。今年我在光网络大会上也说了这个观点,我做过一个非常精确的统计,SDN在光网络领域对降成本的影响非常小,并不是没有,但是它的有是因为我们软件的平台化造成的,并不是说采购成本就有多大幅度的下降,是我们更多用了我们研发资源造成了成本下降。我们自己这边像烽火通信在一年前我们也做过这样的研究,我们总结了有六个场景是SDN可以用的,这六个场景是什么呢?首先是端到端的业务,是干什么呢?不是说在一个网络里面,我们就通过一个图形化的界面哪里点两下就可以把业务打通,我们是说不考虑规模的情况下,不考虑数量的情况下都可以做端到端的业务,如何在更大的网络,特别是多厂商的网络里面,比如说IPO、OTN这样多层的架构里面还能做到端到端,这是非常大的挑战。第二部分是虚拟化,我们有海外的客户,他们由于国家政策的限制,他们的骨干网只能由一家来承建,其他运营商想用骨干网的资源都要去租带宽,以前没有虚拟化手段的时候,我只能说你是我一个很大的客户,我就为你专门建一个骨干网,还有一些小的运营商,我就可能把部分的端口给你用,但是可能有些更小的运营商,他说我可能,我也说不准我要的是什么,但是我又要想,我给你每个月换一下需求行不行,这个时候运营商大的骨干网运营商就非常不耐烦。能不能我开放逻辑的就给你,中国也有运营商,他们把某些业务独立出来,比如说把大客户业务独立出来,希望从省公司层面把他们的业务全部切开,这个时候做大客户业务的人就会说,你把我的市场独立出来了,我希望你把网络独立出来给我用。这个时候就有了虚拟化的要求。第三个场景多层协同是比较重要的,以前我们在光网络谈了这么多年光层的,实际上就是希望我们在光层能够为了IP重构我们的网络,让我们的网络更有效率,不要让中间的路由器消耗太多无畏的转发能力。我们一直做的都不是太好,就是因为我们缺乏全网集中控制手段,我们希望通过SDN手段去解决。第四个场景简化配置,就是把SDN控制器作为了网络的一个集中配置点,就是以前你要到处去配的地方,现在就在一个地方集中的配,第五个场景叫做用户控制,什么叫做用户控制,用户控制是去电信化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手段,稍后我也有案例来介绍这一部分的内容。这是去电信化或者互联网非常重要的策略,现在小米是很多粉丝在论坛上给他提意见,觉得这个很牛了,所以这个本来是椭圆形,现在变成方形了,互联网化,就是把用户通过各种手段黏在我这里以后,我满足你们的需求。用户控制也是SDN要实现的场景,第六个就是应用控制,就是我说的业务自动化,最终的网络不是由自然人去使用,而是由机器或者上层的应用使用。这些机器和上层的应用可能是比如说我们网络里面的资源管理系统,也可能是我们上层业务网络,比如说我们在构建移动回传网的时候,大家想一想,我们可以做到多少创新,比如说我在和您打电话的时候,本身我们就在一个基站里,是不是数据就可以直通不需要到核心网,大家想想核心网资源消耗,以及带来配套的体积,带来功耗的消耗,带来的空调的消耗能降低多少,这些都是无法估算的。构想是非常丰满,但是能做到的事情,对我们的用户来说,现阶段的核心需求我认为是四个。哪四个呢?第一个快速的业务发放,第二个最终的用户体验,第三个增强互联互通,第四个提升网络安全,这是现在我接触到所有的客户当中,这是四个比较重要的核心需求。

烽火作9月下旬的时候做过一个SDN方案的发布,这是我们做的比较成熟的时候,把我们的想法做了一个共享,方案尽量简短做一个说明,转方面,我们做到了多平台,我们的分组平台,光的平台可以全面支持我们SDN架构,包含了对openflow的支持。我们在控制平面上面,我们可以支持多种协议,我们还发布了一些可用的APP,包括我们测试平台的APP,包括了DOD的APP。

我介绍一个比较新的案例,我们开放了三大类我们一个多南向接口的案例,我们有六个亮点,我代表官方说一下我们六个亮点,首先第一点,我们是基于GIS呈现脱铺和客户信息,这个就是我们真正设备的精度纬度都是可以开放给我们的应用平面来用的,第二点,我们实现了快速业务发放,这个快速有多快呢,我们设计目标是30秒,最后我们实现了大概点5—7次鼠标,最快就是10秒钟的样子,实现快速发放,第三点我们实现了QOS的查询和调整,还有我们的手持终端,给他们的市场一线的人员去用,用来做,给他的最终客户来做。验证了我们SDN的可扩展性,我们在南向接口上同时实现了openflow和烽火私有的南向接口。这个是官方的说明,我自己觉得这个方案是个什么亮点,我觉得是和我们的客户一起参与设计我们的网络,这里的客户不再是我们烽火通信传统意义上的客户。采购部门,网运部门,或者计划发展部门,而是什么客户呢?而是运营商里面,他们的市场部,最终他们是带着我们的产品建他们的客户,实际上在座的一些中小型公司,要到运营商那边去购买企业,大客户专线的时候,你们要面临的那些人,就是我们这次的客户,是互联网化的案例,我们和他们在一起设计这个网络。开放了三大类的能力,第一大能力是拓扑,我们叫应有尽有,我这个上面只是做两个截图,一部分是网络图,一部分是客户信息,运营商自己已经有意向,或者他准备去谈的客户,只有在后台里面输入了以后,我们一线的CIS就可以在手机终端上看到我们的客户在什么地方。两个站点距离多少,就可以看到以前我们在网管看到的东西应有尽有,我们不会把所有的东西都开放给用户去看,特别是最终用户。但是对于我们后台维护人员开放更多的以前网管提供所有的信息。

第二大能力就是我们的业务能力,刚才我做了一个简单介绍,我们通过四步就可以完成我们的业务发放,哪四步呢?首先选择业务的类型带宽和保护,你要不要保护,你要的带宽多少,下一步,第二步选择元素节点,第三步选择端口,第四步选择路径,第五步就成功了。第一个我们选择业务路径是为了做什么呢?我们选择业务路径我们做的更智能化的一点,我们可以以跳数优先,或者以距离优先这三种优先选择路径。也就是说我们的SDN控制器是基于三种不同的策略,给客户呈现了三种不同的路径,你是想时延小还是想距离短还是想设备发生故障可能性小。第二点,我想说明的,我们还可以把它做的更简单,对于我们开放给最终用户的界面,我们真正的购买了运营商的大客户互联网专线的客户,实际上他去创建或者修改比这个更简单,我们已经直接做成了套餐的形式。所以根本就不需要改什么上下端口,或者什么元素节点,都已经不需要选择,保护类型都已经和你的套餐绑定了,可以做的更简单发放,第三大的能力开放,我觉得就是我们这次比较大的亮点,我们把QS能力开放。以前运营商说我们被管道化了,我们只能卖带宽了,我们带宽卖的越来越便宜了,我们恐慌,有一个深层次原因是什么,因为你给客户提供只有带宽,比如说你现在家里办宽带就是10M、20M,还有什么呢?没有了,你想给客户多收费拿不出依据来。我们在SDN领域下,我们可以给客户开放QS,这个圈圈里面,就是客户可以看到当前的流量是多少,在这个案例里面,我们给客户提供是125M的带宽,客户看到我们的时延,如果不满意可以做调整,客户不仅仅是可以看,他还可以参与使用,怎么参与呢?我们的APP上面,我们集成了,我们可以手动调整,他完全可以手工去改变,保证带宽和峰值带宽。如果客户仍然觉得这个太麻烦,我们甚至还做了一个更傻瓜式叫一键提速,当我们的控制器检测到客户当前的流量,在一定的时间之内已经超过了峰值流量比如80%或者85%就会有一个提醒弹出来说,你可以尝试着把你的带宽做提升,这个做了以后我们真的可以多收钱吗?我说不是,但是你有了一个依据。我们运营商的市场部门同事就说这个东西怎么用,你可以跟客户谈一下,你给客户本来是开放是一个20M的带宽,他想开视频会议,或者做一些别的事情,他可以先调整后付费。我可以允许他一个月之内免费调二次,如果他24小时之内不付费,自动化降回到以前的级别,24小时愿意到营业厅或者通过后台网上银行付钱,就可以调整固化下来。

我并不是说我们运营商一定要通过这种方式给自己的带宽增值,但是我的意思是说至少我们开放了QS的能力之后,可以让运营商创造新的商业模式来去管道化,去电信化,引入我们互联网的思维。

最后我想说一下自己的定位,我们对产业的定位,第一点我们是端到端到的解决方案提供商,更重要我们是开放SDN合作伙伴,今年9月底的时候,我们发布了我们SDN合作伙伴计划,我们分成两个部分,我们愿意无偿免费永久提供我们支持SDN架构的设备和你们共同来构建任何形式任何范围SDN无线网,你可以在上面发布课题,陈果也归你所有。第二我们有一个B计划针对我们产业合作伙伴,包括安全领域的伙伴,云计算的伙伴,IT领域的伙伴,芯片领域的伙伴,我们愿意无偿出借我们的设备,愿意你们基于我们的设备和我们的接口规范来开发你们自己的SDNAPP也好,或者解决方案任何一部分也好,和烽火组成更完整SDN的方案推向市场。如果你在同向市场的时候,你想自己推广,烽火可以提供证明,可以基于我们特定型号特定版本转发的设备,是我们验证通过的。如果你不愿意,你愿意转让给我们,我们也可以去谈,我们是一个非常开放的合作伙伴,欢迎产业界各方和我们一起探讨如何把这个产业做的更大,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