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nii.cn

登录邮箱

胡森标 弹性、健壮的下一代互联网基础设施

发表日期:2015年12月11日      共浏览 898 次      编辑:


我今天想跟大家介绍的是分享一些我们对FIP的思考和我们做的一些探索。我们坐在一起是很多一部分是过去30年时间互联网的爆炸和繁荣,这个产业带给我们很多机会,同时也带给我们很多思考和压力。互联网开放其实是表现在几个方面,在技术方面、业务方面、生态方面。互联网基于标准化的技术而搭建的业务会促成开放的生态的产生,这个方面我们在这个平台上能想得到的,能做的东西都可以尝试,最后发展很多东西来,这个是互联网成功的方面。相反运营商提供的大部分运营设施,就是在通信的基础设施。我们简单看有几个方面,实际上我们运营商的基础设施非常复杂,他的业务也依赖于网络设施网络设备,所以业务也受限所搭建的过去几十年搭建的各种各样基础的网络。另外一个其实在运营上网络里面很多公司作为一个能力提供者把自己的一些设备提供给运营商,运营商用这些设备面对直接的客户,并没有很健康的生态链来支撑运营商业务的创新。所以这两年我们也在讲很多各个行业的互联网化,也就是说互联网+,而运营商作为一个也算一个产生厂商或者传统行业里面的传统公司,如何进行互联网化呢?我的理解是产生的运营商拥抱互联网的变化,使得它网络结构,它的运营、运维和他的服务都可以向互联网靠近。所以网络架构方面我自己的理解看也是更多的以SDNNFV这个方向,运维方面也是借助SDN的能力更加智能化、自动化,网络服务方面更多的是开放化、敏捷化、生态化。我觉得运营商很重要的思考方向。

这样的目标下面我们需要什么样的网络支撑,或者什么样的基础设施支撑互联网的发展呢?我简单理解现在有德国提的工业4.0,现在有通信4.0,跟以前的模拟通信、数字通信,以及互联网IP通信为特征的通信3.0,通信4.0是以SDNNFV大数据为代表的构建的,适合互联网业务发展的开放平台,支撑运营商往互联网方向转型。

这两年我们也讲了很多SDN的东西,我们更多的是在SDN的概念被提出来之前,我们把控制面分离出来,用标准化承载网络化的分发,这种思路我的理解,我主要是做软件的,从软件的角度来看SDN来看一个网络,实际上也包含了软件的模块化、框架化以及软件的组建化这样的思路来体现SDN分离,实现抽象,在全局有一个控制优化,并且有一个结合,使得网络和应用能够更紧密的协同来提供更好的更有效的服务。

但是在运营商目前的大网环境下,基于SDN很多东西现在慢慢从单纯的技术的架构,我觉得已经变成更大范围的技术概念体系的东西,就是SDN实现一个控制面和转化面的分离,实际上是提供一种抽象的角度,运营商可以用SDN的概念把我原来的基础设施加入SDN的特性,就是说我把控制面跟转化面分离开来,让SDN可以在网络资源的集成、服务开通方面提供更好的支持,这些方面实际上是代表着整个运营商大网的SDN运营化的发展趋势,所以SDN在这里面可以帮助运营商接入实现抽象和集成,互相操作合优化,这个我认为SDN在未来大网运用的模式,它不仅仅是限于交换机、控制器来做一个事情。NFV实际上是我们技术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它应该会给我们带来一些方式实现,NFV就是以云化设备的方式来把传统的各种各样的设备基于弹性、软件化的模型,这种就像我们前一位同仁讲到的就是说在交换机的安卓化,实际上NFV另外一个比喻也可以,就是手机的APP化,很多就像我们安装APP一样就可以有一个服务,这是一个比较远大的目标,如果实现这样的模式的话,我们可以期待未来运营商有一个更加开放更加多样的创新生态来支撑他业务的创新。

赛特斯现在主要做的工作是探索SDNNFV在城域网中的应用。这包含两个东西,SDN在城域网里面我们怎么让他发挥帮助提供更高层面的网络抽象的功能,城域网各城各域可以进行很好的协同,我们在做的工作就包括基于SDN的流量调度,还有在数据中心的服务链,就是整个城域网的搭乘,还有更高层面的服务协作。另外NFV我们也有做的一些尝试,主要是传统运营商的工作,一些网络的边际东西,还有一些虚拟化。然后我们在开发整个基于城域网有很多对我们是很大的挑战,毕竟NFV是一个全新的生态,大家在这样的S86的平台上来做软件,如何能够保证将同样的跟传统设备一样在局域网承担大流量我们怎么支撑高数据的数据处理,包括QS保证低延迟,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边缘网络。所以这个层面就像我们刚刚提的在NFV层里面一个HA,同样也要关注实现一个可靠的NFV网源,硬件的管控管理,软件的管控管理,以及软硬件相分离以后关联的定位这些开发对我们是比较大的挑战,还有一些其他的工作都是我们在城域网要面临的问题。

我们赛特斯现在在整个的NFV技术架构来实现的,在底层还有虚拟的交换机有一个将虚拟交换机以及虚拟的云平台,以及上面所开发的。这是更细致内部的架构,实际上在我们整个NFV层面就包括了自己优化过的一些东西,还有一些高速的数据以及转化速率上的东西,我们协议转发都是遵从标准化分布式的架构来设计,我们基本上对很多在设计的时候都会发挥控制平面、数据平面,在不同的平面分摊不同的工作,所有的东西可以动态的部署。在右边的图上是我们的一个设计过程,相当于网源的管理。

赛特斯我们开发的第一个设备就是FlexBNG的东西,主要是完成用户认证、信息处理等等一些安全管理这样几个方面,这个大家都非常熟悉。这个是我们内部的结构,我们有一个管理平面就是标准的管理平面带上两个平面可能会连个多个数据平面,然后同时我们管理平面还会跟SDN的控制器交互,我们会跟SDN对他进行控制。而DP层面是完成数据的处理,协议的状态管理。管理平面是通过我们跟上层进行交互的。

这是一个典型的我们在大规模部署的时候部署模式,在NFV平台上面会有一组的虚拟机会组成一个标准的样子。这是我们另外一个产品CPE,主要把原来传统的家庭网关或者是企业网关里面把CPE里面高级一点的协议管理、安全管理移到云端来做,在用户侧留下的是物理的网关,在图上PG可以给用户提供二层三层的接入,让用户连起来可以进行集中化的管理,减少运营商在CPE升级换代以及部署上面的工作。

在整个探索除了我们在开发NFV设备的时候,我们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NFV设备替代整个运营商城域网的物理设备,整个过程是我们也面临如何关注运营商去推进城域网向NFV的演进,至少在现阶段是有他现实的意义的。所以这里面我们是把它分成几个方面来看,一个是技术层面,就像我们刚刚提到的有一些技术的标准化推进,电信级的可靠性跟传统一样的性能,然后网络开放化,一些服务活动的实现支持,我们在演进过程中需要考虑标准化的东西。另外一个运营商我们跟很多运营商合作伙伴交流的时候,也会谈到在NFV没有大规模部署的时候,我们需要考虑的一些问题,就是如何来规划NFV的数据中心,跟现有的运营商的网络结构怎么样去匹配,如何利用运营商现有的已经存在的点,这些都是在NFV要面对的思考的一些问题,同时运维带来的问题也很多,从原来的分散运维到集中运维。然后对于运营商来讲,如何来构建我们想要的产业生态,同时这种生态项目、业务的创新怎么样实现,这个也是城域网需要思考的问题。

我们整个产品体系是说面向针对运营商实际的问题和整个技术发展的步骤来规划一个面向业务的可部署、可运维的策略,包括NFV的场景。

最后跟大家分享几个案例,就是这次我们在运营商那边实际部署的系统,我们作这个上面已经有一些小批量的用户大概一千个左右的用户在跑的东西。整个系统的规划容量是容纳一万个宽带用户的接入,我们这里部署了两台服务器,还有也是通过HA控制面的东西。这个是我们现在跟运营商规划的按照15万用户规模相对大一点的成规模的BRAS的系统,可能需要的服务器比较多,我们大概是要10多台服务器,再加上一些控制面和控制器。最后这个是我们一个城域网跟运营商在做的,用CPE接入服务的测试的系统。这个是做城域网流量优化的工作,就是网络化的可视化、流量的自动调度等方面的东西。我大概汇报的就是这些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