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nii.cn

登录邮箱

圆桌论坛

发表日期:2012年12月20日      共浏览 1844 次      编辑:

主持人:今天会议的圆桌讨论实际上是专家讨论,我们现在就开始。今天非常高兴有这么一个盛会和大家坐在一起,到场的各位专家基本上都是今天的专家,有两位我介绍一下,一位是创新中心的尹浩老师,一位是汪军老师。今天我扮演讨论的主持人,我会不代表我本人的学术立场提一些刺激一点的问题,请各位专家回答。

首先问一个问题,我们今天讲的是未来网络,当然网络的未来会很长远,未来网络概念它的外延和周期大概是什么样子的,因为我们前面知道国家花了很大的努力和代价推动了下一代互联网,下一代互联网的核心主要是什么,未来网络的外延是什么,大概这样的项目和建设是什么样的周期,能不能请刘院士展望一下?

刘韵洁:这个问题我也比较关心,为什么要在七八年前关心这个事儿,我一直在网世界。我给大家举一个例子,电信运营商,就是联通和中国电信,我们两家运营商每年互联网的扩容,从联通来讲,从2003年的时候是5个G,2004年是200个G,2005年是400G,每年扩容的是250多倍,它的利润率达到90%。我们测量网络的质量,刚才唐院士说了,今天上半年测试的时候网络质量是93%,原来我看到的一个数字是90%的,而唐老师做的测量呢,我们网络80%是不健康,不合格的,只有70%多是合格的。所以这个网络我们说是要解决网络问题,现在网络的问题不解决我认为运营商是没法说的过去的,作为最大的互联网用户,刚才说下载文件也好,看视频什么也好,问题非常严肃。怎么看待这个问题,二十年以前我也有一个报告,二十年以前是BST,ADF,在1990年前后电信运营商没有一个看好IP网的,但是IP网最后怎么样,我不敢说CCN也好怎么样,我个人认为现在这么严重的矛盾,这么严重的问题,我们现在的技术水平我想我们也本事解决这个问题,需要我们共同的努力。美国有ONF,我们就成立了中国的产业联盟,我们希望通过五年,或者再长一点的时间,把这样的研究成果普遍的推广使用,解决网络的问题。我非常高兴今天有讲STN的,有讲CCN的,有讲SDN的,我相信这一天可能五年左右的时间,有可能会看到结果。但是真正把互联网应用,我觉得需要十来年的时间,我的话供大家参考。

主持人:下一代互联网,说下一代互联网的时候是十几年前了,未来网络是今天在谈明天的事情,今天谈明天的事情就要解决今天的问题,刚才刘院士讲到了普遍遇到的一些矛盾,包括最近媒体上一直在说假带宽,真带宽,实际的流量和网络堵塞的问题。今天的会议很多都围绕着SDN讲,我印象中今天有好几个SDN相关的专家没有讲,那么SDN是不是未来网络里头有可能成为核心的技术呢,我们今天只有一位运营商的代表,我们请运营商替我们解答一下这方面的看法?

唐雄燕:这个东西是很难的,怎么来看未来网络,下一代互联网到今天来说还是面临着很多的挑战,对于电信运营网络来说做产品改造是非常肯定,一些新的技术需要应用。SDN不像STP那样是非常明确的协议,它可能是一种思想,大家都有不同的理解。我个人感觉在未来SDN的思想会得到广泛的应用,有可能随着新的数据中心或者大的没有明确的项目的产生会得到应用。SDN的思想,控制和转化的分离必然是未来的方向,现在已经在逐步得到了应用,所以我个人认为SDN理念和思想是未来的一个方向。

主持人:谢谢,今天上午开幕的时候潘院士也讲了,我们未来网络事业是一个伟大的事业,希望他们都投入其中,涉及到SDN各种各样的争议,有人说是革命性的,有人说是演进性的,还有人说是革命式的演进,对这个问题到底怎么看,当然TCPI的出现的时候大家认为是各个,不管怎么样它是具体的格式或者协议,SDN是一个泛泛的概念,这个到底是不是一种革命或者演进呢,我们请汪总阐述一下。

汪军:说它是革命性还是演进性,不同的利益方,不同产业链的参与者看法是不一样的,我理解SDN从技术实践上来讲,从纯技术角度来讲我觉得它不是硬性的。技术上来讲它可能算不上革命性,但是它最主要的是体系架构,剥离开之后我要让它完全软件化,这样的一个理念,在当前阶段我们也提到了这只是第一步,目前来看主要是硬件芯片的限制,它更多在软件方面实现,比如说数据中心的系统,软转化他会去客服硬转化的困难,使得SDN能够推行开了。这种反而从侧面带动了这个产业的改变,软件化带来的革命性,并不是说SDN本身的控制架构,纯粹的提供一个空间所在,这会对产业带来很大的冲击。

主持人:汪总的意思我没有理解错的话,就是从理念上SDN是一个革命性的,但是从技术上它应该还是一个演进性的技术,或者说这个革命性的理念要通过很多年演进性的技术实现。我后面要问一个问题,假定,或者这是一个革命性的理念,那么这个革命的主体是谁呢,比如在学术界,今天看到上午和下午来的所有学术界报告的人,包括谢老师在内都是做计算机出身的,为什么这么多人都是从计算机出身的,是不是反映了八十年代IBM从硬件的产商变成软件的产商,SDN是不是对计算机的威胁?

李葆春:我觉得软件是大势所趋,包括各种硬件产商,软件因为它有可编程性,它是灵活多样的所以它将来产生实力不容小看。

谢高岗:我觉得更多是用计算机的眼光帮助通讯的技术改进,这种改进我觉得是有技术进步的基础,比如说信息技术,以前因为我没有非常强有力的芯片可以做数据交换也好,或者分类处理也好,今天有这样的技术以后,我们就有这个可能用软件的办法降低通信的成本,推动这个产业的进步。

主持人:因为从国际上的发展看,SDN发展起来一开始从学术界,之后热热喷的实际上是互联网的企业,或者IT企业,其实不是运营商和设备商,从这个角度上是不是也是一种变化,就是内容厂商,互联网厂商,IT产商他们也在投入?

李军:我认为涉及到IT和CT之间的关系,IT它的很多资源在滋养CT,CT想变革必须通过IT。从技术上来讲CT要学生IT。假设这个成立的话,我们应该这样看待IT要是积极的进入到SDN领域里面做一些标准,这个事情首先起源于IT,它有很多思想导致了今天很多网络的产生,但是真正应用到网络的话,需要进行改进。一旦经过一定的年数,比如五年或者更长时间,这个时间我们渐成了一套CT学习IT新的网络的话,实际上更欢迎IT志同道合的玩家加入进来,然后开发各种各样的软件,形成一个繁荣的,良好的,互动多赢格局,我认为抱着这种开放的心态就能够保证将来网络把最大的资源吸纳进来,做成一个多元理念。

主持人:谢谢罗总,像李院士讲的,当年IT进来的时候,担心厂商还在做ATM,然后SDN进来了电信厂商还是发展的很好。我记得当时听罗院士讲过,最早IT网络引进做很大网络的时候,人家问他做的是什么,他说是肥牛飞马,这里面肯定有一个过度的过程,就是现也的东西会和新的东西进行交流。如果按照我们时间要求现在时间到了,但是我看没有太多人离场,咱们软件调控一下,有个问题我想问一下邱老师,因为他参加过很多的会议,从学术界的角度,这两年看上去不管是SDN也好,还是ATM也好,这类的文章越来越少,这是说明什么呢,说明这个东西在产业化推进的很快所有被人遗忘了,还是学术界在后面还有开展的东西,特别是美国的学术界,像做FIA里面有很多的内容不只SDN?

邱达民:我觉得未来网络将来有很多的发展,可能我们将来网络会变成一个数据中心和用户之间互动的网络,这种架构可以跟以往的网络是可以融合的,我觉得网络不是革命性的变化,一定是演进性的,在未来网络有什么新的发展我很难说,大家都喜欢做一些新的技术。比如最近开始有人讨论经济方面的问题,或者是网络里面怎么样关注能源的问题。

主持人:谢谢邱教授,我这边还有一个问题,包括刚才李老师讲的,还有其它几位都讲到了,我们在讲未来网络,不光是讲架构的问题,越往后会碰到越多的问题,会不会把控制学科也带进来,就是在未来网络里面控制学科你看到的会是什么样的发展,其实很多运营商都谈到了控制问题,这个控制问题从计算机学科来看是比较复杂的,但是从控制学看有可能是很简单的?

尹浩:其实从控制学角度来说,很早就已经介入到了互联网体系中,包括体系的设计,我记得当时在引用TCT协议的时候就引用了。其实就有一个是从控制的角度设计TCT协议的,控制的手段是非常好的去解决这个问题的,但是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发现控制论更多提供了一些理论的指导,然后在工程应用中它变成了指导意义和理论的模型来帮助这个协议的实现。因为应用和我们所处的环境,应用越来月薪,越来越多,环境越来越复杂,覆盖面越来越广,所以单一的技术,单一的学科越来越难以解决复杂的问题,所以我觉得融合和贯通是不可避免的趋势,所以上下之间的融合,学科之间的融合会成为未来网络的主流思想。

主持人:谢谢,时间关系我没有办法一一回答了,现在我们下面的嘉宾可以提问了。

提问:各位老师好,我有三个问题,第一个是我们企业在SDN研究的时候,我们也向客户和市场应用了,但是我们发现缺乏学术上的东西,还有更深的技术专家的指导,所以我想这个问题我想问一下各位老师,对我们初创企业,就在自己针对客户需求方面,我们解决问题到瓶颈的时候会很迷盲。

主持人:咱们中心怎么支持初创企业,在技术上给他们更多的支持。

黄韬:中心现在也是需要国内外的专家,现在整个未来网络从国外提出到现在有五六年的时间了,有非常多的新的创新点出来,截至目前也进行了累计,包括今天谈到的SDN,数据中心以及内容的控制网络。这些看起来目前现在大家都是在集中想法,解决现在的问题。我们对于中心的层面来讲,我想在进行了很多技术交流,对于一些低层的设计都有一套统一的机制,我们正在做研讨。我想初创性的企业可以融合进来做一些研讨。另外从技术角度讲的话,SDN这一块涉及范围特别广,我个人的建议初创性的企业应该侧重选择自己有特色的方面,尤其从应用的角度,包括数量的疏导等等解决现在数据中心,云计算这样的问题,从这个角度来切入,确保初创的小企业走到领先,有自己的技术特色。

主持人:谢谢黄老师。

提问:我的第二个问题就是关于SDN,因为它现在还没有标准,从我们的角度来说对于客户的需求,就是以解决客户的问题为准,我们在给他解决问题的过程中,我们是不管这个标准了,大概有个标准就可以了,所以我们解决客户问题越来越多,我们自己可能知道解决问题的方式,罗总是华为负责标准的,也跟国际接轨了,我们从客户方面解决问题的情况来看,怎么和客户沟通?

主持人:关于标准方面的工作能不能接纳初创企业的反馈意见?

罗忠:非常高兴给你提供帮助性的意见,我觉得初创企业,当前为了争夺市场,我们不建议初创企业在开始就考虑标准,标准是大企业的事情,另一方面我们看到像SDN互联网这块,对于国内初创企业搞方案的话可能真的搞不过国外的公司,这种情况下反而你解决问题的时候参照一些现有的标准,其实真正上也是没有标准的,但是经过你们的梳理选择一个标准是可以解决客户的问题。然后我们大中型企业一定要考虑一个方案,然后自己制定一个标准的。

主持人:我补充一下,我建议咱们中心是不是可以做一件事,就是标准的测试,或者因特网的交互操作测试,在这之前你如果真正有这样的需求也可以到国外参加他们的会议,像华为包括一些初创企业都参加了。

提问:第三个问题跟汪总,唐总有关系了,我们是生产虚拟化的交换机,而且操作系统都出来了,在这方面我们怎么比别人走的更快一点,这样的话相当于在某些时候跟你们是一个融合,或者稍微有一点小竞争,现在大家都在朝着SDN努力,我们这个小企业怎么样和大的电信运营商一起,就是你们支持一下我们初创企业,把国家的SDN做好。

唐雄燕:我特别羡慕你,我觉得小企业被大企业收购应该是很好的,中国目前缺少这种形式,因为小企业说实话对电信运营商来说是选择是非常慎重的,它不但看技术本身的先进性,还要看企业本身的实力或者规模,有些企业虽然有好的技术,也有非常好的产品,但是运营商不知道你今天这个技术赚钱,明天是不是赚钱,所以我特别希望国内的小企业有非常好的发展环境,然后大企业把你们的技术买过去。

主持人:谢谢唐总,她提了一个产业生态链很重要的问题,下一个问题。

提问:我问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我想问一下华为,SDN我们一直在关注,但是没有进行很深入的研究,大家都说了硬件发展很慢满,标准发展特别快,感觉硬件技术越来越成熟,作为社会上没有很好的芯片支持怎么办,或者说对于设备产商我觉得应该反对开放,我想问一下华为参加SDN这个标准确实觉得这是很有意义的事情呢,还是被迫跟着一起走,不走怕被拉下来。

 罗忠:这个问题我相信在座的朋友都跟我同样的感觉,我们到底为什么搞SDN,我觉得两种因素,从长远来看如果你是有信心的企业瞄准未来应该是主动的,而不是被动的做一些事情。

 提问:第二个问题我想问一下刘院士,茶歇的时候我听副教授说ITM发展的风风光光,没过几年相当于被IP替代了,因为硬件发展的很快,那么SDN现在又是所有厂商都在参与,感觉发展特别迅速,它在数据中心里面取得很成功了,但是有没有可能SDN还没有发展起来的时候会被其它的代替,然后逐渐的消失,我觉得院士应该对整个的发展是比较清楚的,有没有出现这种情况?或者简单比较一下现在的情况和ITM刚出来的时候有哪些区别?

刘韵洁:这个风险肯定是有的,我不能说断定SDN就是未来网络的方向,因为走的成熟以后会有更好的技术取代它也是有可能。但是目前我个人的判断SDN遇到了一些问题还是可以想办法解决,比如它最大的问题是机动控制以后,你在数据中心可以应用,要解决这个问题我个人觉得光解决数据中心是不行的,还要解决运营商的问题,我认为SDN有很多吸引力的,刚才说革命也好,演进也好,不同发展也好,为什么我对SDN还是看好的,尽管不能断定它会很红火,但是我个人看法它完全有条件像IP网一点慢慢发展壮大被大家接受。它现在主要的问题就是集中控制,这个我认为还是有解决办法的,但是这个问题能不能被大家接受,当然还有其它的问题,所以我预计SDN将来是有潜力的。而且SDN门槛比较低,谁都可以进来,尤其是转发这块所以我个人看法它是有生命力,如果大家都是这样的势头,都去参与它,这个问题肯定会解决,所以我对SDN还是看好的。

张平:现在SDN和ATM不一样,这个参与的人很多,因为这个东西很多学科都融入进来了,所以肯定是可以解决的。现在我们ITM和SDN最大的不一样就是有需求,大家普遍都有需求,要满足QE,大家都讲很多大量的数据我们网络已经支撑不了,那怎么办呢,最早一个交换机对应一个应用,后来做成了一个交换机对应多个应用了。

主持人:谢谢张教授,其实SDN根本的要求是要开放,所以需要革命。对SDN是革命还是演进大家都有自己的看法,最后一个问题。

提问:非常感谢给我提问的机会,我来自政府,我这个问题比较外行,所以特别想请教一下,我在政府工作曾经被人问过什么叫未来网络,有没有明确的定义,我不知道怎么跟人家解释,今天听下来也有这样的感觉,也许当初那些人问我这个问题的时候,可能他们也这样回答我,我们今天谈的网络打个比方说,假如原来系普通的汽车,现在变成法拉力了,但是基本的形状根本没有变,我们今天讨论了这么长时间,未来有没有明确的定义?

主持人:请傅晓明老师简单说一下,最后请刘院士做个结束语。

傅晓明:我从自己的理解回答你的问题,未来网络现在其实在学术界里面没有统一的定义,但是就我感觉一个就是你现在的网络运行那么多,基本上大家公认的就是IP/TCP架构,就是上一层依赖于下一层的服务,互相是依赖关系,无论到哪儿大家都用IP。可能未来不一定基于IP,基于不同的技术和理念构造这个,IP产品来讲大家都是用路由器承载的。但是未来网络如果有新的不同的演员,他们能够承担不同的作用,他们定义一个新的网络,不同的人可以从中获益,假如说一个信息内容的网络,信息运营商加电信运营商一起,说你看我有一个内容的缓存,缓存可以为所有人服务,这个工作和原来的IP是一样的,或者你加一个成本让每个地方都有一个缓存,这就又变成和原先的IP不同了,所以未来网络和现在的网络不同的点有很多的区别,但是回过头来说这个未来网络可以基于现在的网络去建构它。

主持人:我看到相关学术界的资料也在讲,比如像傅晓明说的NDA的应用,现在还是在IP上做,但是理论上讲完全可以不用IP网络的,最后请刘院士借助这个问题为我们做一个总结吧。

刘韵洁:这个我们中心也在讨论,究竟什么是未来网络,怎么能够简单的给大家做一个宣传,他们有些采访的时候也问这个问题,我还没有想好怎么概括,我用英国一个教授的说法,他说未来网络不是IPV7,IP8,这是他界定什么是未来网络的。我个人看法什么是未来网络,就是用新的架构,新的技术,能解决现在网络的问题和未来业务发展需求的网络,概括起来它是一个新的架构、新的技术,英国教授还说新的协议,我就说新的架构,新的技术能够解决现在网络的安全问题,可控性问题,又能满足未来业务需要的一种网络,我认为这就是未来网络要研究的问题。今天国内外的专家都对未来网络有很精彩的演讲会对大家有很多启发,我建议在这个领域做研究的专家或者企业,应该在这个方面要花很多的精力去研究才可能有自己的作为,这些方面需要做扎扎实实的工作。现在研究的领域很多,提法也很多,我觉得有两个大的方面要关注,一个是SDN的切入点,我认为它主要是在低层方面,另外一个领域就是CCN等等,它是从上层切入的。我认为将来这两层,这两个方向有没有可能结合在一起,做CCN的或者SDN的结合在一起,包括刚才有一些教授讲的,关于资源智能的分配,调度部署这些问题,包括视频的预测,如果能把网络的资源智能的调动部署的话那这个问题就解决了。但是我们也提醒第一个提问题的初创企业,我建议在我们技术力量不是很强的时候,最好少接触这种,不要采用这种技术,因为这种技术不成熟,你花很多的精力花那么多成本没有必要,这些技术谁来做,就是有实力有技术的企业,初创的企业最好不要参与,所以这个事情不要觉得这个好就像发现了一个金矿,大家都想去挖,这个要量力而行,但是我也希望有基础有条件的机构去研究,你们要相信一句话,任何一个技术有自己的生命力,包括IP,尽管它的奉献是非常非常大的,但是我想会有更好的技术去代替它的,我相信总会有新技术不断的取代旧技术。在这里我们海外的专家也达成了共识,我们要不定期的请他们来做交流,请他们来帮助我们设计中国的未来网络的一些架构等等,大家有兴趣的可以经常跟我们联系,我们会把信息跟大家共享。

主持人:我们特别感谢刘院士对问题的解答和对年轻人的指点,特别是对未来发展的展望,谢谢各位台商的专家为大家回答问题,另外也谢谢提问和到场的各位嘉宾,今天我们未来网络发展方向与产业化前景的圆桌座谈就到这里。

主持人:作为大会的主办方我们衷心的感谢今天应邀而来的,包括远道而来的专家,有的还放弃了圣诞的旅行计划,还有一些专家退掉了一些重要的会议来到这个会场,为我们交流。我代表主办方感谢今天参会的所有企业代表和学术界的代表,还有各方的朋友们,谢谢你们对这个领域的关注,我们今天成立了这个联盟,希望通过这个联盟深入的推动未来网络的发展,最后希望明年论坛举办的时候再聚,今天的论坛到此结束,谢谢大家!